0

[转]端口网警世录篇二:维权路慢慢

Posted by 晴云孤魂 on 2013 年 02 月 14 日 in Literary corner |

2013年1月8号,当杭城的雪花开始消散,我们也渴望欠薪之事能够尽快冰释。然而现实的残酷和人心的冷漠,总是会将我们虔诚的等候撕得粉碎。我们试着在 网上发维权帖,寻求帮助,倾述无奈,其中得到的回复是:“灵隐中队已经与公司联系,该公司由于经营困难,确实存在拖欠工资行为。据向人事了解,目前公司法 人正在筹钱发放工资” 就像是一场早已设好的局,公司安排好了法人,劳动监察队,以及员工代表进行了第一轮三方会谈。由于对方准备充足,且事发仓促,员工方尚缺所谓的有力凭据, 而劳动部门也只是逢场作戏,一边叫公司尽快处理好此事,一边叫员工方走正规合法的流程。最终一天下来,无任何人们可以接受的结果。几百号员工开始对这将近 两个月的薪资充斥着迷惘,脑骚正在漫延。曾经那些出于极大善意的员工代表,在历经这一轮轮无奈的情节之后,其中几位也逐渐走向了沉默,但沉默不代表妥协, 因为他们只是换了一种维权方式罢了。而在这时,“搬电脑”的情绪也在人们心中悄然萌芽,尽管还未形成有效的规模。

正如你猜测的,我们开始走劳动仲裁,因为这也许是唯一有效的方式。依然是那几个员工代表,发动同事们提交资料,其中包括:合同原件、考勤记录、社保清单、 银行卡清单、身份证复印件以及工资单等。也许是人们依然停留在对公司信任的幻想中,最终提交资料的也就40人左右,其中不包括本人,因为那时我也是作为杯 具的存在体做着一些口头上的表示,这可能受我所信任的团体影响,因为他们都是善良的,他们并不希望如此迅速地与公司闹得劳燕分飞。感情的撕裂是任何人都不 愿意看到的,然而公司却利用我们这一面,无尽地玩弄。老扎小心翼翼地与公司的几个领导电话联系,布设一道道滑稽的谎言,将事情演绎得更加神秘,人们猜测, 期望,等候……更多的是在坐以待毙。

我们也试图与社会和网络媒体取得联系,可能是因为产生的影响力还不够大,根本没有人理会我们。多么无力不是吗,这一批经过高等教育洗礼的IT从业者,竟寻 不到一个有效的渠道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是社会的冷漠,还是教育的悲哀,抑或是zf下属单位的无作为?我们总结历史,在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出现过多少此类 欠薪事件,大多却不了了之。其中比较励志的,是与端口网有着几乎同样经历的道网(据闻总投资也达上亿)。我们真的太嫩了,比之那些可爱可敬的农民工兄弟, 我们显得更加可怜……

时间在加速前行,而对我们产生的伤害性也在越加激烈。相比于薪资,人们更迫切地希望公司能尽快处理好社保和公积金的事情。其中最让人悲痛的是,有一位同事 刚好住院,申请报销时却发现社保有好几个月没交,尽管她使劲浑身解数呐喊,公司依旧以残忍的方式回应,漠不关心。1月16号,我们最后的幻想被无情地打 破。老扎直接回应下属领导,说筹钱面临困难,已彻底垮台。所有人都意识到再继续观望就意味着自掘坟墓,所以人们又约定在1月17号进行全体员工会议,系统 地讨论如何在年前拿到血汗钱。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由于领导的事不关己,个个明哲保身,整个公司缺乏组织性。我本人在当天与某技 术负责人直面交谈,渴求他能够站出来为大家讨来一个说法,他一再退却,甚至解释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大家所看到的,也就是我所了解的,我知道的也就这 么多,我也是跟你们一样是受害者,我现在也没能力给大家任何承诺,你要把我的处境告诉给大家……”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你会做何感想? 任何语言来形容都是无力的。某同事发出如是感慨:“到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有些同事,令人很失望,有些同事也令人很温暖,所以说,大学教育是失败的, 只教会了人与人间的心计,没教好团队间的合作。在此,我忠告各位一句,当发现公司出问题了,经理及其他主管不管你时,请以后不要再与这类人共事,因为他们 不会成为你的朋友,也更不会成为你工作的伙伴。大道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那一天公司给我们开了欠条,上面醒目地标记着2013年7月31号的还款日期,人们都深知这没有多大意义,无非就是过年拿回家里给父母长辈一个交代罢了。 为了彻底摧毁我们将事情曝光的念头,公司再一次安排好了1月21号上午9点20分进行第二次“三方会谈”,依旧是公司法人,员工代表,和劳动监察大队,不 同的是,公司请来了律师,其用意是以他所存储的法律知识舌战“无知”的我们。而我也“有幸”成为这一次员工代表的一员。我们试图总结曾经的失败经验,以数 据和真实的凭据说话,向公司申请具体薪资欠额和社保、公积金等数据,遭到阻拦。我们在第二天请来了一位律师,向他陈述了我们所面临的困境,他也很无奈地叹 气,说劳动纠纷是一件很难处理的事情,另外还给出了其它一些建设性的参考,并给我们拟定了一份委托书,用于全体职员签字画押以便走法律流程。

1月21号晨八点半,我们几个员工代表早早就来到了公司,只为了给所有同事一个满意的答卷,就像是一场战斗,我们必须以充足的准备为同类的弱势群体讨来一 个说法。九点三十分,公司很多同事都来了,然而劳动部门却迟迟未来,公司几度出现混乱。直至十点一刻,劳动监察大队才来了一批人,他们将已提交劳动仲裁的 同事,和未提交的分开了两拨,具体那一拨当天上午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但在这一边,我们这些未提交仲裁的员工与法人,坐在公司的某大厅,进行着所谓的 协商。法人首先说明了三点立场,其中有一点提到,可以考虑大家搬电脑,但前提是,欠下的薪资也就此抵消。人们在愤慨之余,依旧是愤慨。我们已经到达了良知 所能承受的最大底线,只是为了让事情能以和平的形式解决,所以才选择一次次的协商。但法人却一度沉默,敷衍作答,半天只重复着同一句话。下午时分,全公司 已到场的同事陆陆续续参与和法人的协商,而监察大队则在一边观望。我们列举了很多问题,将公司的花言巧语一一反驳,法人依旧是沉默、沉默、沉默!!这一场 景一直拖到了晚上时分,人们面对着这无言的僵局,已经在开始收拾自己的电脑。杭州也要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就在这一天,出现了足以震惊整个杭州互联网的 戏剧性一幕。天际大厦物业管理单位、当地派出所、某餐厅店员、某打印机专卖店等等zf部门和各路债主纷来沓至。而我们与法人的谈判仍在持续,很多已经找到 新工作的同事也赶来了现场。19时许,员工方初步与法人达成了搬电脑的协议。但没过多久,法人立马又反悔。20时许,公司开始出现局部激烈情绪波动,法人 迫于形势压力,不得不与我们做出最后的协商,同意用两台内外网电脑从薪资欠款中抵消3500元,并做出如是条款:“第一、员工方需删除网上所有对公司不利 的负面消息;第二、公司视资金情况以最晚2013年7月31号还清员工薪资;第三:员工方撤销劳动仲裁;第四:公司同意协助处理好社保和公积金事宜。第 五:欠条重新开。” 尽管就像是一条条不平等条约,但是当时混乱的势态让所有人都忘记了关乎文字的理智,人们是这样的渴望那两台电脑,因为这也许是年底所能争取到的唯一权益。 深夜10时,我们开始按照流程分配电脑,然而遭到物业和某餐厅法律文书的阻扰,几十分钟后才一一处理妥善。

凌晨两点的天际大厦18楼,一片狼藉。我们奋战了足足18个小时,这其中的世间百态,人情冷暖,给我上了一堂将受益终生的课!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公元2013年元月21号8点30分至2013年元月22号凌晨两点。人们终于争取到了那一丁点的微薄的报酬,所有人都喜忧参半, 而我们的维权之路也因此进入了一个新的更无助的僵局。

我一直在想中国的体制为何会这样,在频发不止的劳动纠纷面前,法律多数显得苍白。当人们受利益与社会整体的腐化风气熏染,意味着工人阶级永远是最大的压迫者!而源头在哪里?教育、文化,还是扎根在国人数千年的劣根性?

Copyright © 2011-2021 晴云孤魂'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is using the Desk Mess Mirrored theme, v2.5, from BuyNowShop.com.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