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端口网警世录,记杭州也要买倒闭始终 (篇一)

Posted by 晴云孤魂 on 2013 年 02 月 14 日 in Literary corner |

引子:撰写这些文字只是为了让更多的劳动阶级了解事情的真想,理智地择业,更醒目地看清人情世故和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该系列文章将分多个篇幅,从端口网倒闭至讨薪之路都会一一陈述。截至到现在,该事件还远远没有结束,希望好心媒体能给予关注。

【篇一:暗黑前奏曲】

大概是两个月前,我在端口网更新了一条句子:“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引自许浑《咸阳城东楼》)而后又在新浪微博发帖:“这也许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财富,我将见证一个毫无思想与远见的产品如何走向自灭,我应该庆幸这个过程,尽管我并不希望它发生…“

不久后,一个看似平淡的周六,在一座拥有“比萨几何体”之称的天际大厦,18楼内,一家成立了三年并以打造中国版facebook为目标的互联网公司,正 为这部“旷世之作”进行一场蓄谋已久的终结审判。而在这之前的几个小时,可爱的端口码农还在为产品的放权,做着乌托邦式构想,与此同时,各大模块bug的 调试、领取积分的活动等等仍在继续。直至旁晚六点的钟声敲响,人们像往常一样,等待这一天加班下来的唯一报酬:抽奖。没错,你姑且认为这是一道奇观,但你 必须要有足够宽容的心态,去接纳那些在特色社会主义体制下游刃有余的资产阶级,因为在大多数时候,当你闯入了这道圈子,你必须向规则妥协,这意味着你需要 学会愚蠢。

而规则也并非永恒。大概是当天19时许,该公司实际创始人兼唯一PM:老扎克伯格(后文简称老扎),莅临现场“考察”。他此次前来不是凭空的,早在几天前 (甚至几个月前),他已经拟定了一份股权协议,其内容主要是通过总公司上海端口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转予每人七万股用作奖励。然而在这份看似光鲜的嘉奖之前, 还有一段暗藏玄机的谈话,我“有幸”成为第一个被叫去谈话的前端技术人员。老扎也爱玩弄含蓄,首先问我有无压力,家庭有无困难,当我说到我面临结婚等等诸 多生存窘境时,他的话题开始逐渐转移向了产品。我直言不讳地指出各种问题,包括他本人的。因为我已经隐约感觉到他最终想要表达的核心意图,那么既如此,就 没必要像那些阿谀奉承的人们一样,点头并加粉饰了。近两个小时的交谈,是在低调的争吵,含蓄的嚣张中进行的。我们聊到了产品毫无市场竞争力,且缺乏合理的 可行性分析,技术开发团队过于凌乱,模块式理念从一开始就模棱两可,并在实际执行中被无限恶化,100多个研发人员所结晶的工作效率实际只等或小于 30-50人。而作为老总,不好好搭建自己的管理团队,直接短距离干涉底层开发人员的工作流程,蜻蜓点水式的频繁改动产品需求,且不经过任何正规渠道,则 必然是引发开发模式混乱以及产品错位的主导因素。他通过各种非主流的表达方式解释、予以反驳。而我作为普通员工,与他的这些对话,甚至多少显得有点多余。 当我意识到争执是一道伪命题后,我开始走向思想的沉默。他说,裁员是一件很伤人的事。那么为何在明知各种危机即将来临的前一个月,依然肆无忌惮地大量招 人,他敷衍地避开了解释。

但是,真诚并善良的我们恰恰钻进了这道陷阱。

2012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号),原本说好的25号发放的薪资,在延迟了六天后,终于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内的结果:只能发上月工资的40%。尽管几天 前人们已经获悉了这一噩耗,但当真相终于告白时,多少还是有些愤懑和无奈,因为策划者已经在试图将200号人的队伍分开两拨,裁掉的和被裁掉的。整整一 天,老扎找了每一个所谓的核心人员谈话,并将面临的困难含蓄地向各大行政组陈述。这意味着,一场工具式的布局正在展开。公司的Java组首先与老扎谈崩, 并集体离职,引发了老扎强烈的刺激(传闻)。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一些持有乐观心态的人,甚至认为欠薪是一种变相裁员,让人们尽可能地意识到公司没钱、 没希望,让一些该走的人主动辞去。于是潜在的内讧就这样慢慢形成。按照老扎的指导思想,各部门负责人开始筹划留下来的人员名单,尽管他们也不知道这是否有 意义,或者是否真实,但他们必须去执行。

带着无数的质疑和猜测,我们经历了历史最苍白的元旦(因为一部分同事依旧未收到薪资)。2013年1月4号,老扎“失踪”,各大领导则有意识地撇开关系, 卸下自身原本应该坚守的责任。当我们知道了公司甚至连社保、公积金都好久没帮我们交纳的时候,人们开始出现一些骚动,醒目的人们呼吁众同事上访劳动部门。 然而滑稽的是,内定的名单也正在秘密公布,我“有幸”成为这里面的一个。那天杭州城下着鹅毛大雪,UED团队在天际大厦最顶层留下了时光的定格。我们这些 所谓的被内定下来的人员,集结在一起,负责人让我们先回去,原因是为了不受其他同事的影响。在这个凄寒的季节,这一幕似乎显得残酷,然而我们潜在的自私并 愚蠢的心脏却又似乎感受到一丝暖意。我们按照指示进行,甚至觉得维权与我们毫不相关,我们就是那批被保护主义者。当另一拨同事踏着冰冷的雪花向劳动部门投 诉事实时,我们这一拨天真的孩子却打扫着各自的门前雪。因为我们是如此信任这个team,乃至于我们将单纯与善良甚至懒惰的一门如此放纵。

当天晚上,我在19楼看到这样一篇帖子《公司欠薪两个月,现在又要裁员了,大过年的,真是坑爹啊》,其中有一句跟帖是:“求助啊,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它让我深刻感受到最底层劳动阶级的苦痛与无奈,而作为同样的受害者,我们竟然事不关己地目睹这一切,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于是我开始拍打自己僵化的脑 瓜,终于开始放下对公司那份最后的信任,并断定裁员只是为了让员工彼此猜忌,从而无法形成具有足够影响力的维权团体。不幸的是,事态的发展的确是按照最糟 糕的方式来进行。员工之间真的开始彼此质疑,甚至在群里对骂,受害者之间的意见与观念分歧,为整个讨薪之路埋下了极为艰辛的伏笔。

writer:贤心 2013.1.28 20:12

 

转自:http://xu.sentsin.com/literary/3866.html
(端口网警世录,记杭州也要买倒闭始终 (二):维权路慢慢。 )

Copyright © 2011-2021 晴云孤魂'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is using the Desk Mess Mirrored theme, v2.5, from BuyNowShop.com.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